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卧看云起时》卧看云起时什么意思 健全文 卧看云起时GV

更新时间:2019-10-28 16:46:49

《卧看云起时》卧看云起时什么意思 健全文 卧看云起时GV 连载中

《卧看云起时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七锦殿下分类:仙侠奇缘主角:林掌,那美人

《卧看云起时》作者:七锦殿下,仙侠奇缘类型小说,主角:林掌,那美人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天鹤元年六月四日,湖州庆春楼,一片歌舞升平。 “轻衣咿呀解——罗帐慢放……”两三名乐姬在门边轻柔哼着吴腔小调,声线软得和滑在酥胸...展开

《卧看云起时》免费试读

天鹤元年六月四日,湖州庆春楼,一片歌舞升平。

“轻衣咿呀解——罗帐慢放……”两三名乐姬在门边轻柔哼着吴腔小调,声线软得和滑在酥胸的薄纱一般,恨不得将眼角的媚意揉进琵琶声中,惹路过公子一夜爱怜。

庆春楼是苏吴地区出了名的青楼,光是里面的小姬就个个模样俊俏,往上的头牌更是老鸨子从苏杭各地买上来的,好生明艳,一手琴棋书画才艺,更别说那帘幔下的媚活,没有一个去过庆春楼的男人能忘却这一绝。

庆春楼三年选一次花魁,论面容、身姿、才艺和床上功夫,样样都得是极品。这样的女儿家,当然吸引来苏吴地区各家风流公子光顾,就算不能与各名家争这美人,普通的男子能一睹这花魁身姿,也算是圆了一桩风流梦。可今儿的庆春楼,比平时还热闹上几倍。虽说每年都有名家风流光顾,但像今年到场的林掌事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。此人为当地财主,原为宫中一近身太监,因为协助新皇登基,便被赏了这富庶地方的掌事一职,短短在任半载,几乎湖州一半的地产都兼并到了其名下,虽说名利皆有,但他最大的痛处便是不举,却偏偏也因此他最好女色。今日林掌事来到庆春楼。这花魁势必是要到他塌上去,众风流公子也不过是来林掌事跟前混个脸熟,讨个日后的好,顺道也只能远远一瞥那美人面容,过个眼瘾。

几番筛选下来,只剩三位姑娘争那花魁头衔。左右两个溜着香肩,罗纱蔽体,眼中一汪春色,恨不得把那衣衫下若隐若现的身线当众就裸露给看客,台下的看客公子们虽被这俩姑娘诱得心生荡漾,最终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中间那一个穿着保守褂子的女孩子身上,对比着另外两人的性感妩媚,中间的姑娘一身白袍,素雅别致,腰间的玉带又把她的腰身恰好地勾勒出来,白瓷般的肌肤,一双狐狸的媚眼,加上被咬得微微泛红的丰唇,顿时就把身边那俩女子比成庸脂俗粉。

“着实有意思。”在二楼的暗处,一位着素衫的看客晃了晃茶杯,含着笑看台上女子的机灵把戏——在青楼的婊子里装清纯,好一朵惹人爱的白莲。

进了这行的女子,自然了解如何抓男人的心。女人如花,倘若将花瓣尽数散开,美则美矣,却没有了含苞欲放时的神秘感。男人这种充满探索欲和控制欲的生物,始终想探索的,都是包藏的花蕊,神秘至深的地方,才能招惹他们的兴趣。

此时的犹抱琵琶半遮面,比旁人的肉色外露更加诱人。

一曲唱罢,花魁的名号果然被这白莲轻松摘到。

林掌事咧着金牙,抱着那美人便往楼上厢房奔,老鸨子自然也笑开了花,挥着帕子吩咐各位姑娘好生招待着,笑吟吟地将掌事与花魁送上楼去。

只是没人注意到,阁楼一角的那个素色身影,已在一瞬飘进了老鸨子为林掌事精心准备的春宵暖房。

沉浸在肉欲之欢的庆春楼,无人嗅到血的气息。

林掌事不举的性癖,早就在坊间暗暗流传,与他同房的姑娘,总是要被捆了手脚,像只小牲畜一样被他啃噬,虽有大把的银两可取,但一般的姑娘总还是惧怕的。

只是今天这花魁小娘子倒也没有一丝惧意,反而噙着笑,乖乖的扑到这个约摸大她三十岁的阉人怀里。

林掌事满脸色意,伸出两只大手就往那小娘子的腿间探。

屋檐上的一双杏眼将这双手看的清清楚楚,那手上的沟壑与刀疤都是林掌事为新皇打拼天下的印记,而各个指腹厚厚的老茧,则彰显着此人深厚的武力,掌权湖州这一富庶地方,必定有着过人的本事。

太监所练习的阴功,是正派江湖人士所不能深知的,今晚的行动能否顺利,屋檐上的“他”心里,也只有半分把握。

虽说成功的机会只有半分,但“他”也要尽力一试,干这一行的,本就寻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对林掌事这样常年保持习武人警觉的人来说,绝不会有比享尽鱼水之欢更放松的时候了。

“他”在屋檐上屏息等待,像只蝙蝠一样暗藏在夜色里,只为让手中的那把凌霄斩一抹血色。

几番前戏过后,那林掌事早已难耐,从腰后掏了绳子便想往那小娘子身上绑。

与往常乖乖服从的姑娘都不同,这小娘子轻巧翻了个身,压到林掌事的身上,被汗水浸湿的白衣早就变得像透明的薄纱,一对挺拔的雪峰在员外的胸前乱蹭。

“掌事不心疼奴家的身子吗?”

小娘子一双玉手抚摸着林掌事的脸庞,轻柔得仿佛眼前这张带着胡茬的脸是一件玉如意。

“奴家这双手和脚可是精心呵护的,每日用海棠和着温水擦拭,什么气力都不出,才能养得如此白皙娇嫩,掌事这一绑,可要把我这身子弄坏了呢。”

一阵秋波送去,掌事的心已飘然。正要把绳索收进囊中时,小娘子的酥手又缠到了他腰间。

“不如奴家今天,就和您玩一个您从未体会过的刺激玩意儿?”

林掌事早已望着那美人的胸口垂涎。

“你说。”

“不如,”她的手轻轻地把那麻绳解了过来,顺手还蹭了下林掌事的腿根,“您平日都是一派威仪,不如今晚就来体验做奴家裙下之臣的快乐?”

屋檐上的“他”眼中闪过一丝轻笑。

一个习武之人,绝不可能在任何时候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别人,哪怕是刚刚习武的学徒,也是懂得这道理的,林掌事这样武功扎实的老狐狸,又怎会不懂?

令“他”震惊的,那女人轻轻一抛媚眼,林掌事竟然像傀儡一般伸出了四肢!

虽在窗外,可那女人的眼神却被“他”看了个仔细,一双天生的狐狸眼已足够魅惑,更抓人的,她的眸色里,仿佛有控人心魄的魔力,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人间尤物,只怕都不能让浑身的热血冷却下来。

于是林掌事就这样顺从地被捆住了手脚,剥去了衣裳,漏出因为练阴功而干瘪的身子,等待着年轻女人的滋润。

“他”望着屋内的春宵,只觉得被绑住的林掌事像一只待宰的秃鹫。

倘若今日这花魁没将林掌事束缚,只怕取其项上人头还有大风险,如今这掌事已四肢受缚瘫软在阴阳欢愉中,那么杀他也就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暗红色的床帘被风微微吹落,帐内小娘子已脱光了衣衫的胴体像轻盈的水蛇般蠕动。女人的呻吟与老汉的喘息交织在一块,房内萦绕着莫名的气息。

这样荒诞的画面已让屋檐上的“他”看得着实脸红,往常杀人,也不是没遇到春宵一刻,可这干瘪阉人的情事还是头一次。

“好歹也给我来个身躯健壮的男人啊!”檐上人看着这一幕活春宫,红着脸叹了叹气,心里暗暗偷乐:“要我是个男人,这样的美人让我来爽一爽,那也挺好。”

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过去,房内老汉的喘息已经越来越急促,女人的呻吟也愈发大声,这声音听来也怪,比寻常的声响要更加刺耳,似乎是要急切地表现出他们的交合已至巅峰。

“他”握紧了手中的凌霄,一双眸子里已燃起杀气。

是时候动手了!

《卧看云起时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七锦殿下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林掌,那美人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七锦殿下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卧看云起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林掌,那美人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