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卧看云起时》卧看云起时什么意思 第十二章·迷楼 卧看云起时耽美

《卧看云起时》卧看云起时什么意思 第十二章·迷楼 卧看云起时耽美

发布时间:2019-10-28 16:47:07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七锦殿下 状态:已完结

《卧看云起时》作者:七锦殿下,仙侠奇缘类型小说,主角:林掌,那美人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中原晴空的夜应当是很好看的,只可惜被孟府屋顶的铁爪遮蔽,只些许疏星漏了出来。 好在月光是遮不住的,皎洁如玉汤。 那头戏台上的乐声

卧看云起时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卧看云起时》在线阅读

《卧看云起时》 免费试读


中原晴空的夜应当是很好看的,只可惜被孟府屋顶的铁爪遮蔽,只些许疏星漏了出来。

好在月光是遮不住的,皎洁如玉汤。

那头戏台上的乐声还在绵延,夹杂着碰杯与欢笑声,所有人都被笼罩在祥和欢乐的氛围中。

而卧云在另一头的黑暗与寂静中漫步,她把身子尽情地往风里贴,让春夜的凉风吹散她心里的闷热。方才孟家二夫人的把戏实在让人喘不过气来,她只能借着不胜酒力的说辞退出席来散散心。

说是散心,实则不然。

在入席之前,一个大胆的打算就已在卧云的心中萌生——孟义与所有人都在享酒席之乐的时候,根本无人注意她这个醉酒悄悄离席的客人去哪儿散心,而这也正是她去打探孟家秘密的好时机。

她步子再放虚了一些,把那双杏眼眯成缝,佯装成醉的模样慢悠悠地走着。孟家巡查的护卫见此人刚从酒席出来,衣着不俗的模样,便知是他们家老爷的宾客,行了个礼也就不再多注意了。

她直奔后院而去。

孟府的房屋大多都是大方简单的造型,可当卧云走到后院时,却发现这个占地不算大的宅院却被设计的极为复杂。后院的楼要比孟家的所有楼宇高上几层,站在不远处就可看到后院的几座阁楼是错节分布的,仿佛这几座楼连成了一栋,且它们的楼梯都是极薄的木板构成,各块木板之间间隔半丈,就算是有身手的人也得具备极高的轻功才能在上面行走。几根枝繁叶茂的榕树被栽种在后院的西侧,那些树枝扭曲着往天际伸,几乎再一点就要够及屋顶的铁爪,在夜色里像极了一双双被禁锢的手,阴森可怖。

孟家的三夫人要在这样的鬼地方养病,只怕是旧病还未愈,心疾又来缠身了。

后院的守卫门口俩人,围绕院墙巡逻的还有三人,卧云要进去并不是一件易事,千万得寻个好空当悄无声息地溜进去。

于是她瞄准了那几颗遮天蔽日的榕树。

“刚才似乎有什么动静?”

巡逻的一个护卫警惕地抬头,望着树间的枝叶被风吹得摇曳。

另两人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并未发现什么异常,猜想着许是春天的野猫发情罢了。

发问的那人脸上依旧是警惕和猜疑,却又着实看不出个什么花样儿来,摇了摇头便跟随那二人走了。

谁也没看到蓊蓊郁郁的树叶间藏了只偷笑的小狐狸。

“千儿,你认为此人几分可信?”

孟义与宿千碰杯,用眼神指了指卧云的空席,脸上却还是亲和的笑容。

一片歌舞嘈杂,没有人注意到他二人正在打量在座的每一个人。

宿千淡然一笑:“来自偏远的南海,师从无名,又没了亲人,着实让人难以相信。”

孟义点点头,示意宿千继续说下去。

“只是千儿以为,真真假假都无妨,”他用指尖轻轻辗转琉璃杯侧,剔透的杯身中反射出了琼浆的光泽。

“最重要的,是此人是否可用。”

“噢?”孟义挑起眉头,眼角还藏着饶有兴趣的笑意。

“千儿冒犯一句,您也是知道的,近年来惊雁与铁狮两堂互相勾结,明里暗里揽了多少肮脏勾当,抢了我们飞虎多少生意,虽说咱们依旧是坐着中原第一大镖局的位置,可那两伙联手的实力已高出我们太多。眼下飞虎的大多事物都是您亲自在应付,千儿还有两位年纪稍大的管事帮衬着,我们最缺的就是……”

没等宿千说完,孟义就摆手示意他无需再多言。

孟义自然是清楚宿千话中的意思的。他的年岁已高,且没有儿女来做自个的帮手面对现今飞虎堂被另外两堂夹击的情势,他们最缺的就是有才能的人。不管这南海齐云的背景是否真实,那日他卓越的表现是不假的,既然是为了名利而来,那孟家给他便是,只要能为他们所用那便足矣,没有永恒的信任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

孟义的笑意已经转化为一丝无奈,他把剩下的酒一口闷下,叹了口气:“罢了,我只要你查清他与惊雁铁狮二堂无任何瓜葛便是。”

孟义转身去向另人敬酒,走之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顿了一顿,转身对宿千耳语。

“别喝太多,记得去后院看看。”

“千儿现在就去。”

后院实在幽静得可怕,卧云连自个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她已在树上蛰伏多时,盘算着要如何进到这阁楼里去。那正门的薄木云梯肯定走不得,且不说她没有十足的把握上去,光是那楼梯的动静就足以惊得那五个守卫把整个孟家的人招来。她也没有随身带着绳索,贴墙爬进去也行不通。唯一的办法就是从那高耸的屋顶落脚。

卧云打量了一下那屋顶的高度,不禁吸了口凉气,要是从这屋顶摔下来,估计得落个半死。

“罢了,老天保佑。”

卧云聚了真气,用双腿猛地一蹬树干,却又是无声的轻巧,窜了身子就向着屋檐飞去。她的身影在皎洁的月光下拉长成了一道细长的黑线,下一秒就是缩在瓦片上的点。

卧云猫着身子探头环视,那五人并未注意到阁楼的屋顶有她这么一个人。

她飞速地在屋檐上滑行,速度使得她的脚步不会在脆弱的瓦片上分出太多的重量,放空的脚跟也避免了太重的声响,这是她第一次那么接近孟家天空的铁爪,她已有好久都未曾看到过一片完整的天空了,今夜透过那锈迹斑斑的铁网,她终于望见了薄云中的上弦月,那弧度弯得好看极了。

来不及在夜色中多流连,卧云赶紧寻了个屋檐的拐角纵身跳了下去,挂在一间厢房的窗台。她透过窗的薄纱朝里望去,除了黑暗,空无一物。

于是她悬着身子腾了进来,打了个滚落地,扬起一屋子的灰尘。

“咳咳……”卧云用手挥了挥眼前的空气,一股长久未通风的湿臭味混着灰尘,逼得她差点没喘过气来。

“这得是多久没人来过。”

卧云从袖口掏出一枚火折子,一丝亮光照过去,光线里全是漂浮的尘埃,墙壁的八角都积攒了厚重的蛛网,挂着几只早就干瘪的蜘蛛尸体。

整个屋子没有任何摆设,空荡无比,地面灰尘的痕迹也表明除了卧云之外,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也无人来过。

卧云吹熄了亮光,轻迈着步子推开门扉,那木门已经老化,还好发出的声响沉闷。

她再打开了几间屋子,屋内的情形都与第一间相差无几。

她踮起脚尖往楼梯下走,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走廊尽头与两个入口相接,一个通往她所在这栋阁楼的下一层,另一端接入的是另一栋楼宇。怪不得在外面看来孟家后院的楼阁似乎是连在一起,原来真的是用走廊将各栋相连。卧云在走廊的窗格向外望,竟还有几道是斜向的,将不同阁楼的二层与四层相连。整个孟府后院的阁楼被设计成了迷宫一般,各栋相互连接,若是记不清来路,必定要在这楼阁交错间迷失了方向。卧云看过来,一共有四座楼,各有四层或五层,若按她所在楼层的五间厢房来算,这孟家后院里少说也有八九十间屋子,且就刚才的情形看来,大多数的屋子是没有人居住的。

“孟义这老儿在他家修鬼客栈呢?”

卧云俯下身子,继续在黑暗中前行。她选了走廊通往另一栋楼阁的那侧,这栋楼与方才的一样,整层楼只有死一样的静默。

她点起火折,推开一扇门,窗口吹来的冷风让卧云为之一颤,这窗台被人打开过!

刚要动身去查看窗台的痕迹,一只干瘪的手就搭上了卧云的肩头。

她的身子一顿,在一瞬间聚了左手的力准备进攻,而右手紧握住火光,猛然回头。

是一双冰冷的青光眼!

《卧看云起时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七锦殿下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林掌,那美人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七锦殿下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卧看云起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林掌,那美人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卧看云起时

作者:七锦殿下类型:仙侠奇缘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七锦殿下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林掌,那美人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七锦殿下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卧看云起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林掌,那美人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