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卧看云起时》坐看云起时的上一句 第十六章·伺机 卧看云起时女体化

《卧看云起时》坐看云起时的上一句 第十六章·伺机 卧看云起时女体化

发布时间:2019-10-28 16:47:13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七锦殿下 状态: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卧看云起时》是七锦殿下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林掌,那美人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阳武城外百里,孟义的镖队正在寨前生火。 夜色将至,阳武回兆城的途中野兽与匪贼甚多,就算是飞虎堂也不敢大意妄行,只得赶紧趁着天边仅

卧看云起时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卧看云起时》在线阅读

《卧看云起时》 免费试读


阳武城外百里,孟义的镖队正在寨前生火。

夜色将至,阳武回兆城的途中野兽与匪贼甚多,就算是飞虎堂也不敢大意妄行,只得赶紧趁着天边仅剩的亮光,选了个隐蔽的野山谷落脚。

“堂主,咱们派出去的几个弟兄都仔细看过了,此处应当没有问题。”

孟义听罢来人的回禀,拂了拂衣袖,在营帐中安坐下来,望着账外燃起的篝火感叹:“李保军虽答应了援助我们人手与物资,可我们切不能就轻松大意起来,铁狮与惊雁一直蠢蠢欲动,我们的行踪此刻也成了最需注意的问题,要多加慎重。”

跪在地上的部下抬头允诺,却只见孟义一副有口难言的痛苦模样,瞳孔也黯淡起来,整个人突然被一种在他往日极难见到的疲态包裹住,却又在几秒后恢复如从前的神态。

他慌着站起身去扶住孟义的臂膀,却被猛地甩开。

“堂主,您没事吧?”

“我好得很!你是不是以为我老了?我不行了?我这飞虎堂就快完蛋了?!”

孟义腾地站起身来,呵斥着眼前的属下,声气如雷,也将帐外的人吓了一跳。

那人不敢多言,只站在孟义跟前吓得低头不语。

“出去。”

孟义沉默良久,挥了挥手将他赶了出去,帐外一片窸窣。

“许是这些日子堂主奔波劳顿,发泄一下也是人之常情……”

“唉,也怪这铁狮与惊雁逼得太紧了……”

几个小镖客轻声谈论着,又被另几个人赶紧打断:“别说了别说了……命还要就赶紧忙活……”

孟义将这些听着闲言听在耳中,也懒得去计较。

此次与阳武李保军谈判本就不易,耗费了比预计更多的时日,回程又还要顾忌着种种威胁,归途更加漫长。他的“功力”已经耗去了许多而不能得到补充,此时的他唯有好好休息,用还剩的精力撑回府去,否则轻如刚才转瞬那般失了魂,重则他这身的功法可能就全数散尽。

帐外的火盆被烧得通红,火星儿踏着热流往上扑腾,窜起一阵阵光亮,黑暗逐渐向山崖靠拢过来。

孟义伏在卧上许久,却还是没有半分睡意。

他惟愿今夜平安,飞虎堂的队伍能在明天继续返程。

再七十里外,月光铺满了整个兆城。

也有人同孟义一般无法安睡,正提两壶酒在屋檐上高坐。

与孟义的忧虑不同的是,卧云与柳三杀二人正兴奋地商讨着下一夜的计划。

兴奋当然特指的卧云,柳三杀依旧在一侧淡淡进言,可卧云也能从中听出她的紧张与迫不及待。

“明夜会是二夫人过来后院检查,我……她……”卧云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,红了脸结巴着。

“我懂。”柳三杀轻飘飘两个字,把卧云惹得差点炸毛。

“懂啥了就懂!我和她又不是真的……”

“你倒挺厉害的。”

卧云瞪了圆眼看着柳三杀,依旧一副冷淡淡的表情,嘴角却噙几分笑意望着卧云衣襟下的吻痕,这是昨日二夫人还卧云的礼物。卧云刚到嘴边的解释就吃了瘪,柳三杀摆摆手,收起了笑,原来她竟是故意在逗自己。

这女人居然也有会打趣的时候?卧云看到她这神色,也没再忙着解释自己与二夫人并没有什么太过亲密的接触,虽然明晚就是奔着那个来的……

“咳咳,我严肃点说啊,明晚那女人会将我一同带进后院,这女人功夫不深,更别说真气与仙法的修为,明晚我会趁机将她迷晕过去,尽力去寻你我想知道的东西,你于院外务必要好好接应,倘若有异动,定以此物告知。”

卧云拿出一只金蝉,这是玄机阁独门的传信物,传者将话语定格在内,这金蝉便自寻所属的受者,待消息送达完毕后便脱壳焚毁,玄机阁的人在外时总要随身带着几只。

柳三杀接过那小物件,放在了自个心口处的暗袋中。

“你放心去寻便是。”

卧云本还有所不安,可望着柳三杀那坚定的目光,一颗心也就莫名安稳下来。

有人带着信任与希望与自己同行的时候,总不会太寂寞的。

三杯清酒混着月光下肚,孟家的檐上又多了一个夜晚的故事。

翌日迟暮。

卧云如约来到了二夫人的庭院深处,此时二夫人房上的小奴们正在偏房吃饭,无人注意到墙角腾进了一个身影。

她轻轻挪动着脚步,来到东厢那扇为她留的窗扉旁,轻扣三下,窗户被完全敞开,她踮起脚尖,沿着窗台爬了进去,落进一个女人的体香中。

“人家好等,还以为你不敢来了。”

二夫人双手勾着卧云的颈,两人的身影映在窗幔上,混了鹅黄的烛光,别有情趣。

“怎么会,我等今日可等了好些时候。”

卧云露出这几日在镜中反复练习的“最佳弧度”的笑容,虽然总被阿芒那臭孩子说是像极了嘴角抽搐的猴,可卧云总觉得自己这个笑定是迷倒三千少女。

果然是见效了吧。

卧云心内大笑,右手揽住身前女人的腰肢。

“讨厌~”二夫人娇媚地掐了掐卧云的手心,轻笑了两声便给他讲起正经的来:“每次我去那儿都会带两个人,全是宿千公子安排的护卫,我从来不识得他们,而今夜你一同前往便是三个人,我会寻个由头让你们分散开,他俩自然听了命令往别处走,你就佯装离开,但必定要乖乖地回头来寻我,然后......”

二夫人似是已经想好了她与齐云而后欢愉的场面,只抬手用衣袖遮住半张脸偷笑。

身旁的卧云望着这女人的笑,只想出一句色胆包天可以形容,背着自己丈夫偷人还能如此自如,那孟老儿知道自己这顶绿帽子后该是怎样一副表情,何况这顶绿帽子还是个十六岁少女给他戴上的。

“喏,这是人家为你备好的衣裳。”

二夫人递过来一套护卫的着装给卧云,用眼色示意她快换上。

“现在......换?”

卧云僵了笑,眼前的女人挑了挑眉:“不然呢?”

也罢,豁出去了。

卧云接过那身衣服,干净利落地就脱了起来,倘若扭扭捏捏,只怕露了马脚。

“这…是?”孟家二夫人睁大了眼,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人的裆部。

卧云心头一惊,一只手便伸去遮——莫非是尺寸太大……吓到这个女人了?

“齐公子居然……居然还穿亵裤?”

卧云顺着那女人的眼光看下去,只见一条厚实的亵裤横在她的腰间。

男子本不应该穿亵裤的,可卧云本是女儿身,只是化雄丹给了她胯下的那个玩意儿,要她不穿亵裤那和光着下身有什么区别......而如今身为男子,又一条白亵裤盖在上面,这算怎么回事。

卧云心头呼一声苍天,动了动眼珠慌忙解释:“夫人有所不知,在我们南海,这,这男子都是这么穿的,是习俗,习俗呵呵......”

那二夫人回了回神,平复讶异的表情,不好再多说半句,只是目光仍在卧云的胯间流连,一阵红晕又染上了她的脸颊。

卧云此刻只羞愧地想把孟府翘个底朝天,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看光不说,对面那色胚还一直盯着她那儿不放,平时她进茅房都要寻着无人的时分,今晚却在这女人面前暴露个够。

“公子好身段。”

二夫人含着羞涩的笑走过去,帮卧云穿好剩下的衣物,靠在她肩头叮嘱:“待会你便沿着来路去到偏房处等着,天黑不久我与那二人便会过去,带你一起。”

她一双手在卧云的腹上游走,似是舍不得与眼前人分别的一段时间:“今夜我们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在一起,做尽我们一直想做的事,只是你一定要乖哦,那地方最安全,却也最是危险。”

卧云被抚摸得面红心跳,强忍着故作镇定地允了,在二夫人的媚眼中顺着窗台离开,轻得像一只猫。

她暗暗地藏在偏房一侧,静静地凝视着苍穹变色。

一切只等黑夜的降临。

《卧看云起时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七锦殿下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林掌,那美人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七锦殿下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卧看云起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林掌,那美人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卧看云起时

作者:七锦殿下类型:仙侠奇缘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七锦殿下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林掌,那美人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七锦殿下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卧看云起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林掌,那美人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