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卧看云起时》卧看云起时什么意思 第三十一章·悔悟 卧看云起时419文

《卧看云起时》卧看云起时什么意思 第三十一章·悔悟 卧看云起时419文

发布时间:2019-10-28 16:47:19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七锦殿下 状态:已完结

《卧看云起时》由网络作家七锦殿下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林掌,那美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宿千五官扭曲在一起,恨得嘶吼,他想伸手去拿那把掉落在地上的刀,却被卧云死死地踩在脚下。 “我不服……我不甘心!!” 宿千用拳头锤

卧看云起时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卧看云起时》在线阅读

《卧看云起时》 免费试读


宿千五官扭曲在一起,恨得嘶吼,他想伸手去拿那把掉落在地上的刀,却被卧云死死地踩在脚下。

“我不服……我不甘心!!”

宿千用拳头锤地,关节处楞是被砸出血来。

卧云与柳三杀两人只冷眼看着她,或许嘴角带的还是嘲讽的笑。

“有何不服?”

宿千抬头,怒视着眼前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的卧云:“为什么命运如此对我……我做错了什么?一切都是孟义活该!”

卧云看着宿千,说不出半句话。

卧云自然懂得宿千心头的恨,人人都说她冷血,杀人时或许眼都不眨,只怕让她换到宿千的境地,她要还给孟义的不止这些痛苦。

黑暗中尽是沉默。

只是她们身后的柳三杀淡淡一句:“命定……或许不是你我服气与否所能决定,只是人为,不可放过……”

卧云抬头看向微弱光线中的柳三杀,她眼中的光再次黯淡下去。

卧云猛然想起了衣裳暗袋中的那捧骨灰。

“今日我二人不会杀你,”卧云将宿千的刀用脚尖勾起,掂在掌心。

“只是希望你今后能懂,为何孟义可憎,你又是否愿意变成如他那般的人?”

卧云将那刀递给低下头落泪的宿千,他的泪滴落在刀锋上,与刀上的鲜血融在一起。

“今夜孟家遇袭,堂主与二夫人,南海齐云皆死于敌手,宿千带领飞虎堂众人奋勇杀敌,倘若孟家制胜,宿千乃名正言顺的飞虎堂新任堂主。”

卧云淡淡地望着宿千:“只愿宿堂主日后放下仇恨,让飞虎堂日益壮大,告辞。”

她示意柳三杀,两人沿着黑暗深处摸去,没了无头的乱奔,不久便找到了出口。

而宿千依旧跪在黑暗中,外面的打斗声听得他振聋发聩。卧云的那一剑割得不深,下手时根本就没打算夺他的命,她想要宿千明白的,此刻他已经全数领会。

他忍着疼挪过身子,先朝远处走廊的亮光磕了一个头,慰藉亲人的在天之灵,仇恨终于得报,又缓缓地向卧云离去的方向磕了一个头,谢她的莫大恩情。

卧云与柳三杀来到了她们往日畅饮的那个屋檐,一切景象都与从前一样,铁网中依旧是星野,只不过时而被府外的火光染红。

她两人都不开口,就这样安静地坐在那夜风中许久,看着铁网外的星火点点,耳畔是呼喊与刀剑声,此时此刻却听得一点都不刺耳,卧云将它们都当做离歌,卧云左手的伤口还在作痛,可她必须强忍下来,为的是给柳三杀最后的答复。

柳三杀如旧递一壶酒过来,卧云接过,闷咽一大口,犹豫着怎么开口。

却不想柳三杀先张口。

“如是我的女儿活了下来,你应当乖乖叫她声姐姐。”

卧云那犹豫不决的表情,柳三杀早就看透,她最想探寻,也最惧怕听到的事情,终究被卧云揭开了吧。

火光映着两人的面孔,忽明忽暗。

卧云将那壶酒猛地喝完,用小法术将它烘干,小心地护着风,蜷着身子将怀里的骨灰放进瓶中。

她拿起那个酒瓶,琉璃下是细细的白沙,在火光中散发着微光。

“抱歉,我只能带出来这些给你。”

柳三杀颤抖着手,接过卧云递来的瓶子,那双往日清冷可怖的眼眸再也绷不住眼泪,双唇颤抖着,把脸庞上流淌的苦涩吞咽下去。

卧云第一次见到如此脆弱的柳三杀。

这一刻,柳三杀苍老无比,眼角全是作为母亲的恨与疼。

“七年,我终于找到了……”

“那夜为何我不在……”

“我只恨没亲手杀了那畜生为你报仇……啊——”

卧云安静在侧,一只手轻轻搭上柳三杀削瘦的背脊,她实在不会安慰别人,且那安慰的言语在莫大的痛楚中只是苍白无力,她只静静地陪着她,若柳三杀痛,她便听着她的哭泪,若她还恨,就与她携手冲出去痛快杀一场。

柳三杀不是寡妇的时候,曾是她家乡小镇上数一数二的美貌。生在习武之家,她自幼就练得一手好鞭子。

十七岁那年,柳三杀为了嫁给一个不起眼的苏州穷小子,逃脱了家里的姻亲,与那小子双双私奔到苏州,开一间城边的小客栈为生。她从小性子烈,即使家人后来追到苏州也没能把以死相逼的她带回去,家人无奈,只留下与她断绝几句话。

那时苏州城人人都说城边客栈的老板娘生的美,却彪悍得很,客栈的大小事宜都是她一人风风火火操办,她官人反而更像个在客栈打杂的闲人。

七年前的那夜,柳三杀依旧如往日一样,出城与酒家对当月的货款。

她家的小客栈来了一群客人,老板热情地招呼着那群人入住,言语间听出是中原大镖局的人,赶紧好生待着。

那年,中原两大镖局飞虎堂与惊雁堂纷争不休,双方为了争由西域流通的渠道而撕破脸,只是处在江南的客栈老板哪详细地认得这其中种种,每日辛苦地维持生计就足以令他头痛。

这夜来的客人出手阔绰,尤其是人群中一个被叫堂主的男人,气度不凡。他虽是个小店老板,可还是知道有些事是不该多问的,温几壶热酒送上去,便听着他们的吩咐去后院马厩备几批好马。

这夜他的妻子并不在,打杂的小二也被他吩咐去城外取翌日要用的食材,他那十五岁的女儿听见楼下有客人的动静,起身去帮父亲招呼。

她望见一楼几个男人黑着脸喝酒,并没有什么戒心,去后房拿了好酒便走了过去。

“堂主,那高鹏欺人太甚,仗着与朝上那二三老臣的勾结,今日居然扬言非拿下那桩生意不说,还叫嚣着有官给他撑腰。”

“这一单我们非做成不可,否则惊雁就此要爬到我飞虎头上来。”

孟义闷光一口酒,半醉地望着桌前倒酒的女孩,不知怎的,脑海中又想起了自个尝试多次未果的邪术。

倘若他孟义功法大成,怎会让别人如此欺负?

他伸出手,抓住那女孩的手腕,酒洒在桌上,那女孩连连道歉。

另外几人看了看孟义的神色,大约也明白了他的意思,虽不知道孟义心中想的邪术,却都以为是堂主只身在外想女人的苦闷了,都纷纷对视,露出奸笑。

孟义温和地笑着,让那女孩给他们带路去厢房。

“是这间了,寒店最好的厢房。”那女孩打开房门后便转身要走,哪想被孟义一把拽了回来。

“堂主今夜尽兴,属下告退。”

几名下属抱拳就要离去,

《卧看云起时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七锦殿下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林掌,那美人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七锦殿下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卧看云起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林掌,那美人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卧看云起时

作者:七锦殿下类型:仙侠奇缘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七锦殿下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林掌,那美人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七锦殿下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卧看云起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林掌,那美人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